By Admin on 12th 八月

原标题:这颗种子已发芽 十年之后它会长成大树

程青松一路伴随着短片交流周的成长。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

  在担任了第一届电影短片交流周评委后,程青松又即将踏上第二届短片交流周的评委席。作为国内知名的电影人、编剧,游走于国际国内各大电影节、颁奖礼上的他,被贾樟柯“拽”到了一个乡村。这样的缘分,从二十多年前就埋下了伏笔。
  1995年,大二的贾樟柯正在拍自己的纪录片作业,想要讲述一个人考电影学院的历程,财神爷图库61005,而拍摄对象便是正在应考的程青松。后来,比程青松高两届的贾樟柯,在电影学院放映他的短片处女作《小山回家》的时候,学弟程青松就坐在台下,“看完以后,我写了一篇文章叫做《我们都是一群电影民工》,发表在了戏剧电影报上,这应该是关于贾樟柯的第一篇报道。”近日,当山西晚报记者就电影短片交流周电话采访程青松时,他聊起了这段多年前的往事,也聊起了如今让他们又联系在一起的短片周。
  短片是所有导演的“一道坎”
  贾樟柯将电影短片形容为“短打”,他说:“一个导演既要会‘长拳’,又要会‘短打’。”2016年贾樟柯开始做柯首映这个项目,当时在北京798艺术中心做上线活动,程青松就到场为师兄站台。这个旨在把国外优秀短片介绍给国内观众的公众号平台,也成为86358电影短片交流周筹备的中坚力量。在第二届的“柯首映线下展映”单元,就会有8部在国外各大电影展获奖的优秀国外短片,被放映在山西这个小乡村的大银幕上,能看到它们的机会,在全国一线城市的文化艺术交流平台上都不多见。
  而担任短片交流周评委的程青松,将短片比喻成“一道坎”。“短片,是所有学电影的人绕不过去的一道坎,从短片中,我们能发现一个导演的才华。电影始于短片,它是所有电影的起点,也是所有导演的起点。”程青松说。
  程青松跟山西晚报记者聊起现在国内短片创作的情况,他说,短片对于国内各大型电影节,只能是其中一个单元奖项。当然,近年来也不乏大学生短片大赛这样的平台。但更多的是各类网络平台如土豆、今日头条等,他们先后推出了原创短片大赛这样的活动,但都是出于填补平台内容空白的需要,而像86358电影短片交流周这样纯粹的,基于短片创作本身而做的评选活动,确实少之又少。而前几年微电影与电影短片之间概念的混淆也让程青松忧心忡忡。“电影,只分长片与短片,何来微电影之说,还有什么网络大电影,这些概念模糊混淆,让短片更加式微。”
  所以,当一个落地老友家乡的短片周邀请程青松时,他毫不犹豫地坐着高铁又转了汽车,一路来到了汾阳。“中国的电影资源都集中在北上广,尤其是以北京为重,文化资源很少能辐射到三线城市更别说是乡村。在贾家庄办这样一个短片周,能让更多的人触及到电影的锋芒,这个是很可贵的。”
  评优劣要看是否“文如其人”
  在国外,有终其一生只拍短片的导演,而在国内,这样的短片导演几乎为零。但短片确实是一个最能发现导演才华的“镜子”。作为两届短片周的评委,程青松说自己遵循的判断标准就是“文如其人”。“短片最能体现导演看世界的方式和角度,它没有商业元素,是导演纯粹的自由表达。所以,我会看表达方式以及叙事上有没有创新。没有说更偏向于哪个题材,剧情片、动画片、纪录片、试验片都可以。”在看了第一届很多年轻导演的作品后,程青松表示至今难忘,也期待着第二届的再相逢。
  程青松除了为短片周站台,也为它的成长出谋划策。“除了将电影人汇聚起来,我觉得短片周的后续工作,还应该去全国各大院校进行巡展交流,让更多的年轻人知道汾阳除了贾樟柯,还有更多与电影有关的事物,让更多电影界新生力量参与。”
  山西晚报记者问程青松,这个创办了华语电影史上,首个为最差影片颁发奖项的金扫帚奖的电影人,86358电影短片交流周需要多久,能成为国内短片界的一个标杆,他说,这段路,需要走十年。“它是电影短片埋在黄土地里的一颗种子,现在它已经开始发芽了,它需要时间成长为一棵大树,我相信,在未来它的影响力会越来越大。”

山西晚报记者 张洁

Comments are closed.